该用户正在养猪

神明和他们的猫 2





人物原型:Alex,伯千,皮皮限。私设如山注意。

本章较短,交代人物设定

戏总友情客串

全文大纲是写好了的,能不能把它写完就随缘吧

如果有bug或者意见建议,评论私聊告诉我都可以





-4-


市中心某公寓楼的某个套间里住着三个年轻男孩,还有他们的养的猫。

 

这是大多数人看到的表象。

 

邻里间不是没有过悄悄的议论。明明都是二十上下的模样,可却既不像学生,也不像上班族。每天外出的时间都很有规律,轻装简行地出门,风尘仆仆地归家。路上碰到,永远是沉默又匆忙地低着头擦肩而过,从不会主动与人交流。

 

在大多数人看不到的地方,他们谜团一般的职业,与鲜血,暴力和枪炮声有关,与眼泪,祈祷和刺鼻的消毒水气味也有关。

 

Alex留意市中心医院重症病房的一个男人已经有些日子了。在本应成为一个家庭顶梁柱的年岁却得了不治之症,妻子和亲人们还抱着一线希望,几乎掏空了家里所有的积蓄。

 

男人却深知自己油尽灯枯。呼吸机上方一双黑色瞳孔如死灰般寂寥。

 

唯有在妻子进入病房的时候,那眼里会闪过一缕神采。

 

他不想死。他还有爱人,还有家庭,还有本应幸福美满的后半生。

 

可Alex还是在某个黄昏来到了男人的病床前。走马灯慢慢出现在狭小的病房里。男人黯淡无光的眼睛在最后一刻忽而翻涌上来极为强烈的情绪,混杂着不甘,痛苦和绝望,那目光像烙铁一样,甚至让Alex都产生了被注视着的错觉。即便神明在工作中不会被人看见,更不会与人类产生共鸣。

 

而他最终也只是面无表情地挥下了手中的黑色镰刀。

 

“今天顺利吗。”

 

皮皮限在交接的时候一如往常地送来一句温和的问候。

 

“嗯,还好。”


收割逝者灵魂,这就是他们的职业。尘世里的人叫他们死神。

 

在这个世界上,每分每秒都可能有人死去。死神不止一位,每一位都有自己的管辖范围。

 

在这座城市里,就藏着三把黑色的镰刀。

 

伯千的业绩向来很高。他似乎很享受这一职业,享受狩猎灵魂的快感,即使是遇到残忍暴戾的凶灵也不在话下。只是神龙见首不见尾,月末业绩达标后常常不见了踪影。两位同事也说不清他的去向,也许是在外旅游,也许是去了老朋友家串门,又或许某天打开房门,突然就会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遮着脸躺在沙发上睡觉。

 

Alex是不亚于伯千的狠角色。只是这一位热衷于见缝插针地偷懒,常常扛着镰刀在外面晃荡,晃着晃着就开始信马由缰,不知道上哪里快乐去了。

 

皮皮限是一众死神里屈指可数的温柔可爱型。勤勉努力,工作认真。和伯千Alex两个搭伙,多多少少倒能压制一下那两个的狗气。

 

尽管性格不尽相同,在对待工作上,三位神明是一模一样的恪尽职守,从不留情。毕竟身为死神,要经历太多的生离死别,太多抵死挣扎,一定要够凶够狠够冷酷。管你什么原因死亡,对人世有多少眷恋,一刀下去,直接带走。


只是现在,又凶又狠又冷酷的三位神明大人却在为教一只猫上厕所的事情焦头烂额。

 

伯千第一个疯掉。一边嚷嚷着“有它没我,有我没它”一边骂骂咧咧地摔门而出。最近正巧到了月底。他的两位同事估摸着在猫学会使用猫砂之前可能都不会再见到这个人。

 

Alex不知道第多少次把猫咪放进猫砂盆,然后看着她倔强地再爬出来。

 

“哎这…”皮皮限笑得无可奈何,尝试好声好气地“威胁”:“再做不好的话没有小鱼干噢。”

 

狸花甩着尾巴坐到窗边,给他们留下一个孤傲的背影。

 

邻城的同事游戏偶然来串一次门,被这三个神明家里随处可见的猫毛和散落在沙发各处的猫咪玩具惊得合不拢嘴。

 

“我居然能从这鬼地方感觉到一丝人间烟火气。”老游戏磕着瓜子,忍不住感慨。

 

“你很闲嘛?还有空来串门?”Alex一边转着逗猫棒一边问。

 

“很闲啊。风调雨顺,国泰民安,工作量不多,每天还能蹲在家里扫扫雷。”

 

死神们都挺爱打游戏。或许是因为电脑游戏可以帮助他们短暂地远离尘世纷扰。往日空闲的时候Alex和皮皮限就经常会一起联机,伯千有时围观,有时会加入。三个死神一台戏。伯千和Alex之间炮火连天,中间夹着一个聚精会神的皮皮限。电脑桌上躺着一只猫,把自己盘起来静静打盹。

 

说来也挺讽刺。明明是死神,电脑里却净是些生存类游戏。




游戏再一次来做客的时候面色有些凝重。窗外的天空灰蒙蒙的,灰色的雾霭像薄纱一样,安静地笼着这座城市。

 

电视机里的播音员用沉重的语气播报着最新消息。


流感爆发了。病毒正在扩散。

 

 tbc. 

评论(10)
热度(114)
  1. 共6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三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