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用户正在养猪

神明和他们的猫 1



就是想写点东西给我最喜欢的三位屠皇

无cp向

ooc有,请勿上升




-1-


Alex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捡回了一只猫。

 

猫咪瘦瘦小小的,看上去尚不足月,淋了好些雨,灰不溜秋的毛发乱七八糟地黏在一起。它连眼睛都睁不开,可怜兮兮着被Alex拎着后颈提进家门,慌乱地挥动小爪子,发出怯生生的喵喵声。

 

沙发上躺着个人,正把一张报纸盖在脸上小憩。听到动静只是懒洋洋地抬了抬手:“哪儿捡的还送哪儿去,别想在公寓里养这个。”

 

Alex没有理他,蹲下身打算赏这个小可怜一点自由,让它从四肢离地的失重感里解放出来。

 

皮皮限忽然从房间里冲了出来:“不许动!地板是刚拖过的!”

 

随即看到Alex手里的猫。皮皮限眼睛一亮,赶紧地把猫从Alex的狗爪子下捞了过来,轻轻托在手心,“也别这样拎着它呀。”说罢就打算去找个空的纸箱子。

 

沙发方向传来报纸刷啦一声响,伯千支着身子坐起来,神情复杂地看着脚步雀跃的皮皮限,“不会吧。”

 

“得给它洗个澡,还得喂点吃的…爱丽,你是在哪儿找到它的?”

 

“就,就大街上啊。”高瘦的男孩子支吾了一下,“可能是没地方躲雨,一直在叫,还跟着我,我就拎回来了。”

 

“不会真的想养它吧?我们?三个大老爷们,光是养自己就够累的了,还得养它?”伯千说着看了眼纸箱,小猫瑟缩了一下,瞪大眼睛和他对视。

 

“我觉得,养只猫挺不错的,对于我们而言。”皮皮限温温柔柔。

 

“是我捡回来的,我没什么意见。”Alex摊了摊手。

 

“呵,是不是又想说二对一,我输了?”伯千冷笑一声。

 

皮皮限正要说什么,纸箱里的小猫忽然抬起头,发出一声颤颤巍巍却颇有气势的,喵。

 

“三对一,够了吗?”皮皮限说。

 

猫咪到底还是留了下来。箱子里的小家伙舔了舔爪子,并不知道自己得到了怎样一份特殊的眷顾。

 

 

-2-


普普通通的三室两厅套房,装修风格简约清冷,隐蔽在城市深处。供三个人合租挺宽敞,现在加了一只猫,倒也确实不会变得更挤。

 

小猫经过清理后焕然一新,尖耳尖下巴,琥珀色的大眼睛圆溜溜的,原来是只漂亮的小狸花。毛发洗干净后才呈现出原有的浅棕灰色,毛绒绒,远看像小小的一团雾。

 

这柔柔弱弱的小毛球却还不能完全接纳它的新家,并且极度怕生,整日整日地缩在纸箱角落,一有人靠近炸起脊背上的毛,凶巴巴地大声叫嚷,十分抗拒。

 

皮皮限却不介意。他仿佛生来就很擅长对付这种奶凶奶凶却并没多少威慑力的小动物。不论小猫如何龇牙咧嘴地示威,甚至在皮皮限喂食时凶狠地在他手背上挠个口子,皮皮限都不会生气。相反地,他还把小猫保护得很好,按时投喂,定期清洁,坚决不让它感知任何疼痛或别的伤害。午后小猫犯困的时候,他会把纸箱搬到暖烘烘的阳光下,静悄悄地不去打扰。

 

猫咪本来也只是出于害怕,才会作出防备的姿态。日子长了,它开始慢慢地放下戒心,偶尔会偷偷从纸箱边缘探出半个脑袋,观察屋内人的行踪。

 

“它在舔我的手诶!”某天皮皮限忽然惊喜地说。

 

Alex站在旁边围观,很配合地拍了拍皮皮限的肩,恭喜他终于熬出了头。

 

作为一个钢铁直男,虽然猫是他捡回来的,但是Alex确实在照顾猫的方面不太擅长。平时皮皮限喂猫,通常只是远远地看着。偶尔会应皮皮限邀请也试着去喂一把。手长腿长的男孩有点费劲地蹲在纸箱前,抖抖索索地把猫条伸过去。小狸花懒懒地看他一眼,记得就是这家伙用一种不太舒服的方式把自己“请”进了家门。但本着爱屋及乌的心态,相信皮皮限身边都不是坏人,还是非常赏脸地探过头来,伸出粉嫩的小舌尖打算舔几口。

 

Alex却突然把猫条收了回去,“逗你的,你气不气?”

 

狸花猫:“!!!”皮皮限:“???”

 

恭喜Alex先生失去未来团宠信任一次。

 

不过,这两位与猫咪的关系总的来说都算比较和谐,如果和另一位相比的话。

 

某天夜里Alex回到家,掸了掸衣服上的灰,习惯性地问了句:“猫呢?”

 

然后抬眼就看见电视柜上炸了毛的小毛团,脊背高高耸起,冲着沙发方向亮起小尖牙,喉咙里发出威胁的呼噜声。剑拔弩张的气势。

 

沙发上被针对的某人很狗狗祟祟地拿报纸掩着半张脸,眯着眼一瞬不瞬地盯着超凶的小猫。

 

皮皮限端着一杯咖啡施施然路过:“他们已经这样五分钟了。”

 

Alex:“有一说一,你怎么能放任家里养的猫被变态盯了这么久。”

 

说话间沙发那边传来了动静。伯千猛然从沙发上弹起,作猛虎扑食状,小猫尖叫一声飞速从原来的位置弹开,迈着小短腿一阵冲刺,精准无误地一头扎进皮皮限怀里。

 

“哈,我赢了。”伯千重新懒洋洋地躺了回去。

 

皮皮限和Alex:“……”这时候应该说什么,不愧是你?

 

 

-3-


租住在这套公寓里的三位房客,身份不详,在邻里间颇为神秘,每天的工作时间都不一样。轮流出门上班,正好也轮流留下来照看猫咪。


日子在忙乱中平稳地向前走着。


不知不觉间两个月过去,狸花猫长大了些,依旧是尖耳尖下巴,身段比以前更漂亮,看得出还是个小美人。她早已不再每天蜗居于小小的纸箱,开始在公寓里活蹦乱跳。

 

皮皮限是夜晚的班。早上回到家的时候经常会看到一地狼藉。猫咪兴致盎然地坐在橱柜上舔爪子,而伯千身上的睡衣凌乱不堪,手里抓着一个抱枕在客厅与卧室之间来回踱步,嘴里念叨着什么“下次再吵醒我睡觉我必打断你的腿”。一人一猫中间沙发上坐着一个叼着半块面包自顾自玩手机的Alex,脸上似在努力憋笑。

 

伯千不喜欢猫。是真的不喜欢。他有轻微洁癖,讨厌家里随处可见的猫毛。他睡眠较浅,更讨厌有个小东西每天夜里都要在家里跑酷。

 

皮皮有些于心不忍地看了看伯千脸上明显的两个黑眼圈,犹豫了一下说:“要不…送走?”

 

Alex放下了手上的面包,小狸花也不舔爪子了,它灵性地察觉到屋子里变化的氛围,静止了片刻,从橱柜上一跃而下,步履轻盈地溜达到皮皮限脚边,没敢像往日那样扒着裤脚索要抱抱,只是绕着他的脚踝喵喵叫了两声,然后原地坐下,垂着头,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小心翼翼地看着他们。

 

僵持片刻,伯千率先败下阵来。

 

“算了。”他转身回了卧房。

 

几秒后又传来一声:“别指望我来搞卫生!”



tbc. 

 

评论(10)
热度(122)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三毒 | Powered by LOFTER